相关文章

记者探访马鞍山长江大桥左右汊桥 “猫道”主缆露真容

大桥项目开工以来,在各方共同努力下,施工“进度条”不断推进,一条全线贯通的大桥指日可待,一江两岸人民都很关注。为此,近日,五路记者深入大桥建设现场,近距离看施工进度,了解大桥建设近况。

最长接线标段:努力打通“最后一公里”

14标段,是马鞍山长江公路大桥最长的一个标段,直接延伸到皖苏边界,与正在建设的溧水至马鞍山高速公路(江苏段)对接,直通江苏。14标段的最东端,也是大桥的终点,位于博望区丹阳镇黄塘村牛路口自然村。5月29日下午,烟雨朦胧中,位于皖苏边界的牛路口正在静静等待通车之日的到来。

牛路口的等待不会太久

目前,经过3年时间的施工,该标段11.2公里已经完成,仅剩K32 +600~K33+600这最后一公里。“再有一个月的时间,这一段的施工就能结束。”14标段项目总工寇春河说。

这最后一公里路段的施工目前进展如何?5月29日下午4点,当记者来到这最后一公里路段的施工现场时,大家已经完成今天唯一一次爆破作业的准备工作,正在等待博望区丹阳镇派出所工作人员前来监督爆破的实施。爆破现场位于一个斜坡上,8个直径90毫米、深20米的炸药孔分两行排列,均填满炸药。约4点半,在当地派出所工作人员的监督下,爆破作业开始。随着“轰”的一声巨响,只见整个斜坡瞬间崩碎下滑。像这样的爆破,3年来,钻孔工金传根经历得太多了,“哪里记得清”。他说,自己每天最主要的工作就是钻孔,一个20米深的炸药孔要钻3个小时。“可别看这么个小孔,地点的选择、孔的方向都大有讲究。”金传根说,相比以前,现在的爆破要安全多了,基本没有飞石。

诚然,14标段大部分穿越低山丘陵区,地势高低起伏,相对高差较大,其中有大小山12座,项目部的办法是逢山开路、遇水搭桥。“整个标段需开挖土石方208万方,路基填筑160万方,弃方48万方。”寇春河说,巨大的挖方量背后是繁重的爆破任务,3年来,14标段的大小爆破作业不下1000次,几乎每天一次。尽管对12座山进行了爆破,但整个标段还是“九曲十八弯”。

建设者们炸山开路架桥跨河

驱车走在施工完成的路基上,不一会就能看到一座山被一劈两半,中间是60多米的豁口。在寇春河的记忆中,难度最大的爆破任务在K26 + 500~K27 + 300段,因为这一段的山海拔最高,达到近50米,且靠近华东地区最大的尾矿库南山矿总尾矿库。据介绍,因为这一段两端线路已经确定,临时改线难度很大,且成本极高,只能选择开山。“最近的爆破点离南山矿的总尾矿库只有180米,如果爆破不当,后果不堪设想。”寇春河说,为了保证尾矿库的安全,项目部多次邀请有关专家到现场进行考察论证,对爆破的危险程度进行分析预测。最后,根据专家意见,这一段的爆破分小范围、多次进行。“每次爆破的单孔装药量都严格控制。”寇春河说,尽管已经做了充分的论证,但是每次爆破大家的心都悬着。最终,项目部用了一年半的时间顺利打通这段路。

3年来,从炸山开路到架桥跨河,14标段的建设者们攻克了数不清的难题。1000多个日日夜夜,他们深藏在江南丘陵中,为马鞍山长江公路大桥的打通挥洒汗水。

“哐哐哐……”皖苏交界处,一辆挖掘机正利用液压破碎锤一点一点凿山碎石。上前询问,原来是江苏的施工队。挖掘机所处的位置,就在皖苏两省交界线旁边。“这两条路现在高度不一样,这条明显的台阶就是两省交界线。”挖掘机驾驶员告诉记者,目前溧水至马鞍山高速公路也正在建设中。跨过省界,在江苏境内,溧水至马鞍山高速公路目力所及处路基施工已经完成,似乎正在等待与马鞍山长江公路大桥的对接。省界两边,两座收费站正在建设。可以想见,不久的将来,牛路口将见证马鞍山长江公路大桥与溧水至马鞍山高速公路的对接。

左汊桥:本月或拆除“猫道”主缆将露“真容”

5月28日,记者来到左汊悬索桥的施工现场,就左汊悬索桥的建设进展和下一步工程节点采访了项目负责人和建设工人。

“蜘蛛侠”们高空作业

作为我省科技含量最高的一座长江大桥,马鞍山长江公路大桥左汊采用2×1080米三塔两跨悬索桥,主跨跨度在世界同类桥梁中位居第一,首次实现了三塔两跨悬索桥跨径由百米向千米的重大突破。其中,中塔是钢混叠合塔,桥面以下是混凝土、以上是钢筋,高175.8米,其钢混叠合规模为世界第一。同时,中塔还首次采用了塔梁固结体系,抗风吹浪打能力强,这也是世界上的创新。

站在左汊悬索桥的桥面上,可以感觉出桥面中间略高,两侧的边缘略低,像是伸出了一对翅膀。“这是因为左汊悬索桥主梁是扁平流线型钢箱梁设计,就像是跑车的流线型设计一样。”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

迎着猎猎江风,大桥的建设工人们如同“蜘蛛侠”,进行着防护涂装等高空作业。

“我们已经在5月27日完成了左汊悬索桥桥面钢箱梁的焊接工作。”中交二公局马鞍山长江公路大桥项目部副经理聂宁告诉记者,目前大桥建设按照时序进度加快推进,正在进行主缆的涂装与除湿系统、机电工程安装。

而这两根贯穿左汊悬索桥的主缆,每根都由154个索股组成,每一个索股包含了91根直径5.2毫米的镀锌高强钢丝。单根主缆就重达46.2吨,造价过亿。主缆将显露“真容”

“下一步施工难度比较大的地方就是猫道的拆除。”聂宁告诉记者,猫道拆除工作预计将于6月底进行,而猫道拆除完成后,大桥便进入桥面铺装施工,这也意味着大桥进入了后续收尾的冲刺阶段。到那时,左汊悬索桥主缆将显露出“真容”。

在大桥的建设过程中,猫道是索股架设的基础环节,是大跨径悬索桥施工必备的临时结构,主要为主缆索股牵引、索股调整、主缆紧固索夹和吊索安装、钢箱梁吊装、主缆缠丝防护以及除湿系统等提供施工平台和人行通道,猫道的使用贯穿整个悬索桥上部结构安装工程。

由于猫道拆除的整个施工都是高空作业,施工难度较大。“因为控制起来比较难,所以猫道拆除是我们接下来最重要的工作。”聂宁说。

大桥建成离不开他们

对于38岁的郭红军来说,参与马桥的建设为他的“大桥建设史”增加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泰州长江大桥、润扬长江大桥、舟山西堠门大桥……这些都是郭红军曾挥洒过汗水的地方。

“马桥的建设给我留下的印象特别深,不但桥形漂亮,建设的速度也快。”来自四川泸州的郭红军操着一口纯正的四川话告诉记者。

在马鞍山长江公路大桥02标施工工地上,郭红军是一名起重工,主要从事上部结构安装的工作。“就是把用于上部结构施工的索鞍、吊索、梁架都吊上百米高空,等施工结束再拆下来。”作为一个有12年工作经验的老起重工,郭红军说起自己的工作来言简意赅,“对于我们起重工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安全施工。”

自从2010年来到马桥工地,郭红军只在每年春节的时候回家过年,这次要等大桥通车了才能回家。郭红军说,离大桥通车的时间不远了,自己要和工友们加把劲,让马鞍山的人民能够早日走上大桥。

右汊桥:“最晚7月底,右汊将全面合龙”

全面合龙倒计时离马桥全面通车的日子已经不远,右汊桥面合龙作为现阶段马桥的一个关键节点,合龙也正式进入了为期两个月的倒计时。5月29日,记者来到右汊所在的马桥10标所在地,发现桥面工程又有了新的进展,江面上的“空白段”也越来越小,就连过往船舶在通过时也比往常更谨慎。

“最晚7月底,右汊将全面合龙。”路桥华南马鞍山长江公路大桥项目部安全部部长李万华向记者介绍。因为全部采用现浇箱梁混凝土浇筑模式,右汊的桥面工程比起左汊用时要长很多。

刘世军是江心洲上的一位老人,遇到他时,他正揣着一个播午间新闻的收音机,站在右汊南岸边,和当天的值班人员王师傅聊着。“听江边的熟人说那边的大桥桥面春节前就连上了,不知道这边的要到什么时候?早连早通,也早好啊。”刘世军问。“快了,最多还有两个月,我们这也连天带夜地干活呢,”王师傅回答。

“一晃眼,这大桥开始建都四五年了,快建好了,我们这些老人也高兴呢!”刘老说。

大桥尽显“徽风皖韵”

“虽然我在全国各地七八座大桥工作过,但设计成这样造型的还是第一次见,很特别。”过去一年多,陈兵一直在10标负责打混凝土,他说正因为马桥右汊设计特别,所以施工时的要求也特别严格。

马桥右汊主桥采用的是2×260米的三塔两跨斜拉桥,桥塔为椭圆拱形,为国内首座拱形塔三塔两跨斜拉桥,桥形的设计也体现了浓厚的徽派特色,含有许多的“安徽元素”。

工人祝福:“愿用今日汗水换你明日笑颜”

“从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来到这里生活一年,这也是一种缘份。在这里看到了许多家乡没有的东西,知道了许多家乡没有的风俗。”说起现在工作的地方,地日托千显得“饶有兴致”,这是他所到达的国内最东的地方。虽然很疲惫,但在等交通船的间隙,他还是坐在承台上给四川老家打了个电话问问家里情况。“我在大桥上工作的时间不是很长,虽然累,但觉得很新鲜。”

记者在采访中向他“透露”了他正在建的大桥对于这座城市的意义,听后,地日托千笑着说:“那我们更要卖力干活了,早点建好,早点方便大家过江。”

一上午的工作让陈兵觉得有点累,因为时间不是非常紧,从桥面上下来后,他在江边的大埂上“席地而坐”,随手从身边的草丛中抽出一根草放在嘴中嚼着。

尽管疲态尽显,但他仍告诉记者:“早习惯了,没什么累不累的,干活都一样”。这些年,随着施工队,他已经参与了七八座大桥的建设,所以刚40出头的他已经是一位“建桥老手”了,而且深知“大桥意义”。“我参加建设的每一座桥对当地人都比较重要,附近老百姓出门方便,外地人到这里来也可以更快。每次桥快通车我们快要走时,看到老百姓来看桥时笑着的样子,我们也有一种成就感,所以我们有时也急啊,希望早点建好。”

采访中,看着正在施工中的马桥右汊主桥,他也向记者发出邀约:“我们的桥就要合龙了,到时,欢迎你们再来采访。”记者 王燕